- N +

灵异怪谈之民间传说的野仙‘黄’就是东北那边称呼的‘黄皮子’黄鼠狼

灵异怪谈之民间传说的野仙‘黄’就是东北那边称呼的‘黄皮子’黄鼠狼原标题:灵异怪谈之民间传说的野仙‘黄’就是东北那边称呼的‘黄皮子’黄鼠狼

导读:

········第一章:发梦········十年前,我十岁。家乡的小山村被一场罕见的大雪覆盖,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我爹娘上山去找吃的,结果出了事儿,被找到的时候尸体是残缺不全的...

········
第一章:发梦
········

十年前,我十岁。

家乡的小山村被一场罕见的大雪覆盖,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我爹娘上山去找吃的,结果出了事儿,被找到的时候尸体是残缺不全的,那年头,不光人饿得眼睛发绿,山上的野东西也一样。

那年冬天我奶奶差点哭瞎眼睛,我也得了怪病,看了好些个医生、神婆都没用。看着家里断了粮,我也快活不了了,我奶奶跟我爷一合计,听了村里神婆的话,说我不能死在家里,把我丢进了山里,让我自生自灭。

按理说我当时是死定了,但是我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而且是自己精神抖擞的走回家的,村里神婆姚仙姑看见我直呼‘神了’。

从回到家的第一晚我就总梦见一条浑身雪白头上长角的蛇往我被窝里钻,那冰冷的鳞片刮得我腿间又疼又痒,每次钻完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觉得浑身难受,特别是下面。

告诉我奶奶之后,她让我别说出去,不然以后就嫁不出去了。好在持续了一年之后我也没再发过梦。

后来我到黑龙江上学,一年就回去个一两次,渐渐忘了当年的那些糟心事,直到最近,我又开始发梦了,而且跟当年感觉不太一样,梦境真实了许多,每次醒来身下都湿了一片。

那条白蛇在我梦里变成了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那面具似半张鬼脸,诡异得可怕,单看露在外面的下半张脸的话好像还挺好看……只是,那带着戾气的眼神让我害怕到了极点。

寒假来袭,我搭上拥挤的火车赶往老家四川龙岩村。一进门奶奶就把我拽到了火盆跟前,操着本地方言说道:“天儿这么冷,丫头你也不晓得多穿点……”

我大名叫谭香菱,我十岁那年从山里回来之后我奶奶就不叫我名字了,一直叫我丫头,像是有什么禁忌似的。

短暂的静默之后,我向奶奶提起了我发梦的事儿,不过没好意思直白的说,只说我老梦见一条头上长了角的蛇。

奶奶一听就愣住了,风风火火的出了门,我想问我爷奶奶干啥去了,不过看我爷脸色阴沉得可怕,我也就没敢出声。

没过多久我奶奶就带着姚仙姑回来了,没错,就是当年怂恿我奶奶我爷把我丢进山里的坏瘪犊子。姚仙姑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绣花袄子,配上大棉裤,头发盘得油光程亮,看上去就是活脱脱的乡下妇女,但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婆,人人都叫她仙姑,据说她家里供着家仙,家仙其实就是动物修炼成的精怪,东北那边统称的野仙,被人供进家里就是家仙了。我们这边也有人供这些东西,叫法都差不多,只是这边多偏信道家而已。

平常人家供仙大多是供的保家仙,单纯的保佑全家人平安,像姚仙姑这样的神婆,据说能通灵,让自家家仙附身,帮人看阴阳、祛病去灾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看见我姚仙姑先是怔了怔,随即笑道:“这丫头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

我还记着当年的仇,自然是没搭理她,她也不介意,接着说道:“你奶奶都告诉我了,这不是小事儿,你太爷爷造的孽,得你来还,不然你全家都要死绝。”

我一听就有点冒火,且不说我太爷爷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归西了,这快过年了她能积点口德吗?

“姚仙姑,你是嫌我家死人还死得不够多吗?就算我太爷爷造了孽,怎么就轮上我来还了?”

我奶奶瞪了我一眼,示意我说话语气不要这么冲,得罪人。我气焰顿时消了一半儿,垂着头没吭声。

姚仙姑摸了摸鬓角的头发:“你太爷爷那辈儿往上都是仙师门生,从道的,得罪了不晓得好多妖魔鬼怪,有那么一两个找上门寻仇也正常,既然缠上你了,就只有你才有法子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就做个梦吗?至于说得这么严重?别人信你我可不信。”

她身体前倾凑近我,用只有我才听得清的声音说道:“那东西爬你床了吧?十年前你爹娘死得蹊跷,当年你怎么活着回家的还记得吗?不想你再家出事,晚上来找我。”

我惊得半晌都没回过神来,我一直以为我爹娘是被山上的野物吃了……当年我病成那样为什么还能活着回家也是个迷。

坐了一会儿姚仙姑就走了,我心里却一直打鼓,她说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着。

本着想看看她到底怎么装神弄鬼的心态,晚上我打着手电筒去了她家。她家里布置得跟普通人家不一样,一进门就能看见堂屋有块大红色的帘子,帘子半开,能隐约看见里面放着供桌,供着大大小小的牌位,空气里散发着一股子浓重的香火气息。

我唤了她两声,她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说了句来了,我点了点头。

她先走到供桌前上了柱香,然后说道:“我帮你请缠着你那东西上身,怎么个解决法儿你们自己商量去。”

我觉得她有病,心里百分百的是不信的,处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

只看见她跪坐在供桌前口中念念有词,说的啥我也听不清,突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空气中香火的烟雾凝聚成了一股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她身体猛地颤了颤,跟抽羊癫疯似的抖了好一阵儿才停下来:“谭香菱,你太爷爷毁我龙池夺我龙丹为你续命,这笔账我们该怎么算?!”

········
第二章:奉仙
········

声音还是姚仙姑的声音,可是语调却变了,整个人的气场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是她此刻变得充满戾气的眼神,跟梦里那条白蛇一模一样,我有点分不清站在我面前的到底是谁了,心里开始发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你是谁?!”

她朝我逼近,没回答我的问题:“给你两条路,要么嫁我为妻,要么做我弟子助我修行直到我重新炼出龙丹为止!”

这种情形我实在是害怕,姚仙姑说我太爷爷是仙师门生,没准儿还真有这事儿,虽然不知道我太爷爷啥时候给我续命的,可姚仙姑说我爹娘死得蹊跷,十年前我病成那样都能活着从大雪地里回家也怪异得很。

我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咬咬牙选了第二条,我再傻也不会选择嫁给一条长虫。

我话刚落音姚仙姑身体又猛地颤了颤,眼神恢复了正常,只是看上去有些虚弱,不像是装的。

我试探的叫了她两声,她朝我招招手:“你个傻丫头,你干啥选做他弟子?你晓不晓得一个野物要修炼出‘丹’要好长时间?你几辈子怕都跑不落了……”

我急忙问道:“那怎么办?我总不能选嫁给他吧?他是长虫我是人……”

她摇了摇头,找了张红纸拿笔在上面写着什么:“他反正都爬过你床了,嫁他他还能护着你,你太爷爷那辈儿往上不晓得得罪了好多妖魔鬼怪,迟早不止他一个找上门。你就算做了他弟子,他也还是要爬你床,白白给他当牛做马不说,还要给他糟蹋……算了算了,这都是命,你就认了嘛。”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后悔了:“还能商量吗?”

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家仙说这东西不好惹,来头不小,既然选了这条路,你就往下走,至少你爷你奶奶和你自己的命保到了。你这就算入了我这行了,还不晓得五弊三缺你犯啥子,我这辈子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我男人我儿都被我克死了。”

五弊三缺我小时候听我爷说过,指的是命理。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

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道家讲求因果造化,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成果必有因。天道昭昭,因果循环。如果擅自插手而改变因果,那么被改变的那部分因果造化之力就要被插手之人承担。反馈来的结果大多会以五弊三缺的形式来体现。姚仙姑做了这么多年神婆,遭报应是必然的。

既然不能反悔了,我也只能认了,只是对于我爹娘的死我有些耿耿于怀:“姚仙姑,我爹娘的死是不是跟他有关?”

她知道我说的‘他’是指谁,叹了口气说道:“你太爷爷毁了人家修行的地方,还拿了人家东西,野物最记仇,还莫说还跟人家修为挂钩,一个野物要修出‘丹’得上千年,杀你家几口人都是轻的。你要记到起,你的命是你太爷爷给的,就该你来还。”

我本来还想问我太爷爷啥时候给我续命的事儿的,她把那张红纸递给了我:“喏,他叫曲天风,天生有神龙血脉,比一般的长虫金贵得多,只是不晓得为啥子一直没成正果化龙,没准儿就跟丢了龙丹有关。你把这个拿回去贴上好好供起。”

曲天风,我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诗: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得香零落。

从姚仙姑家里出来之后我慢悠悠的走在布满坑洼的乡间小路上,今晚没有月亮,夜黑得可怕。想到刚才在姚仙姑家里经历的一切,我相信了世上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一个人走夜里也不免有些害怕了起来。

“是香菱啊,你咋大黑天儿的在这儿呢?”

是村里谭二麻子的声音,跟我家没啥血亲关系,但是按辈分我该喊他一声叔。此人长得磕碜整天游手好闲,家里穷得叮当响,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四十多了还没娶媳妇。

我把手电筒的光朝他照了过去,他就在前面拐角的路口站着,穿着一身黑色的破棉袄棉裤,手里拎着盏煤油灯,灯芯儿里的火光小得可怜,只能照亮他身体周围的一点范围,怪不得刚才没注意到他。

我并没有因为在路上遇到大活人感觉到松口气,这谭二麻子人品不行,村子里关于他的桃色谣言特别多,黑灯瞎火的周围也没有其他人,我心反而提了起来,本着礼貌叫了声叔。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子难闻的味道,像他这种单身的邋遢汉,别说冬天,恐怕是夏天也不经常洗澡。

他突然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哎哎,你莫忙走啊,不多跟叔说几句?大学生出去见过世面了就看不起农村人了哟?”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他这种说话的方式,硬着头皮说道:“太晚了叔,我得回去了。”

他抓着我的手死活不撒开,我挣扎了两下也没挣开,他反而抓得更紧了,说话的时候两片厚厚的嘴唇飞快的上下翻动,露出一口大黄牙来:“不晚不晚,城里人不都喜欢过夜生活吗?”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一开始抓的是我手腕,后来直接抓我手了,我特别反感他那双像是八百年没洗过的手,黑漆漆的连上面的掌纹都看不清了,说实在的他就是老不正经。

我有些生气,甩开他的手他又死不要脸的凑上来,嘴里臭气熏天:“走,走叔家喝点小酒去。”

我嗓门儿不由得提高了些:“大晚上的我去你家喝什么酒?你是长辈,放尊重点行不行?!”

他没有被我吼住,一双比绿豆大不了多少的小眼儿四处瞟着,像是在看附近有没有人:“喝点酒嘛这有啥的……”

我有些慌了,这条路左边是大片农田,右边是一片土坡,大晚上的不太可能有人来,他要是想把我怎么样的话我真不敢想。

我闷着头不说话,一把推开他就往前走,他突然从身后一把抱住我就往土坡上拖:“老子想弄你好久了,去大城市面过世面的女娃娃就是不一样,长得比村里头的婆娘好看多了,听说你们这些读大学的女娃娃多少都跟老板睡,是不是真的哟?你跟我装啥子嘛,老板弄你也是弄,老子弄你也是弄……”

········
第三章:被救
········

我觉得恶心到了极点,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大叫救命,他看我叫人了,就拿手捂我的嘴,手上还有一股子猪粪味儿,不知道是不是喂了猪没洗手。我忍住恶心一口咬在了他手上,他把我往地上一撂抬腿就是一脚:“妈了个巴子的,敢咬老子,等哈儿让你叫,不怕别个听见你就给老子叫,叫骚点!老子四十多了不怕害臊,你能不怕?”

流言蜚语固然可怕,也比不上被这畜生糟蹋可怕,我扯着嗓门儿继续叫,他扑上来把我嘴一捂就开始扒我裤子,别看他个头儿不高,毕竟是男人,力气还是有的,我根本推不开他。

一想到这辈子就这么毁在一个畜生手里我就气得直哆嗦,突然,谭二麻子尖叫一声从我身上滚到了一边,我手电筒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今晚也没月亮,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家的方向跑,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到家的时候奶奶见我一身泥头发也乱糟糟的,急忙问我怎么了。

我看见奶奶就没忍住哭了起来,她更急了:“咋了嘛这是?你哭啥子嘛?”

我摇了摇头就回了房间,我不能说,说了奶奶肯定要去找谭二麻子算账,那种人渣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我躺在床上哭得直到睡着,迷迷糊糊中听见奶奶叹了一晚上的气,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刚要下床出去看个究竟,奶奶把我拦了下来:“回去睡觉,莫凑热闹!”

我听话的没出去,但是也没再睡,隐约听见有人说村里死人了,也不知道死的是谁。

天亮之后我才从邻居家小孩儿口中得知谭二麻子死了,死在了昨天欺辱我的那个土坡上,听说像是被什么动物给咬死的,身上还有密密麻麻的咬痕,伤痕处肉都翻出来了,尸体下的土被染红了一片,被发现的时候正被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老鼠啃咬,下面那玩意儿都被吃掉了。

我听得有些反胃,突然想到忘了把姚仙姑交代给我的事儿办了。我跑到阁楼把堆放杂物的小房间打扫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拿出那张写着那条长虫名字的红纸贴在了一块木牌上,上了香火之后我正要走,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没良心的东西,小爷救了你,连句谢谢也没有。”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回头,唯恐看见一条蛇杵在我身后,我从小就怕这些东西,连蚯蚓都不敢碰。

突然想到了什么:“谭二麻子是你杀的?”

“最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让他死都是便宜他了。”

果然是毫无人性的冷血动物,杀人不眨眼,谭二麻子固然可恶,但罪不至死,真怕他哪天把我也给弄死。我咽了口唾沫,腿僵硬的往门口迈:“谢……我谢谢您老人家还不成吗?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一双手突然从身后搂住了我的腰身将我猛地往后一圈,感觉到身后是结实的胸膛,我小心翼翼的转过头撇了一眼,入眼是半张银白的恶鬼面具,吓得我没出息的叫唤:“我已经答应做你弟子了,你别杀我!是我太爷爷对不起你,可他是道家人,建国后不许成精,他祸祸你也是替天行道,我爹娘已经被你害死了,剩下的我来还,只要你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成……”

这种时候理不直气也得壮啊!这事儿就算是我太爷爷办得不地道我也得说成是替天行道!

他抓住我腰身将我往他腹部一摁:“替天行道?你这不要脸的劲儿哪儿来的?放心,小爷不杀你,只是救了你这条小命,你也该表示表示……”

感觉到抵在我身后的异样,我脸红了个透,以前都是在梦里,这回是真枪实弹,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我顿时就慌得不行,他可是长虫啊……而且他总戴着面具,长得不丑戴啥面具?一想到要跟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做那种事就很绝望……

姚仙姑果然猜得没错,我做了他弟子他也还是不会放过我……

裤子被他扒了下来,我带着颤音叫道:“你是长虫,我是人,我们怎么能这样呢……?”

他在我后面拍了一巴掌:“长虫那种东西哪能跟我相提并论?你还别嫌弃,不知道多少女人想爬小爷的床,便宜你了。”

便宜我?见他的鬼去吧!

我只感觉有什么东西进来了,疼得我嗷的一声。奶奶听见我叫唤,在楼下喊道:“咋了丫头?!”

我急忙说道:“没事儿!摔了一跤……”

话还没落音,那杀千刀的长虫腰身动得更卖力了,来劲了还把我往墙上摁,粗糙的墙面擦得我脸生疼。

一完事儿他就化成一缕白烟钻进了木牌里,完全不顾我还靠着墙双腿打颤,妈的,提上裤子不认人!

我回房间收拾了一下,听说女人第一次做那事儿都会流血,而且第一次只会觉得疼,我没见血,疼好像也没怎么疼,所以那个杀千刀的早就把我……之前的梦恐怕都是真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爷问我:“供上了?”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奶奶解释道:“姚仙姑跟我说了,你把害死你爹娘那东西供上了,你也别记着仇,是咱家欠人家的,咱好死不如赖活着,因果报应,这都是命。”

我奶奶提起我爹娘的时候已经不会眼眶泛红了,时间真是治愈的良药,能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也一样,当年那股子悲伤劲儿早就淡得不会让我痛不欲生了,我已经连我爹娘长啥样都想不起来了。

刚吃完午饭外面就飘起了鹅毛大雪,我身上裹着羽绒服还是冷得离不开火盆,我们这边属于西南方,下雪算是稀奇了,大雪就更别说了,十年前那场雪我记忆犹新,大雪封山,断了多少人的活路,今年又下起了大雪,我心里有些不踏实。

姚仙姑顶着大雪来了我家,依旧裹着那件红色绣花的大袄子。我爷性子偏冷,不爱搭理人,可见到姚仙姑居然客气的招呼她坐。

姚仙姑坐下搓着手烤火:“丫头,我有个事儿想请你帮忙。”

虽然当年她怂恿我爷我奶奶把我扔山里,但现在毕竟也算帮了我,人家有求于我,我也不能甩脸子:“仙姑你说吧,让我干啥?”

她从兜里掏了张皱巴巴的纸条给我:“我年纪大了,下雪天路不好走,你帮我跑个地方,那家人遇到事儿了,你去瞧瞧去。”

第一,她看着也就四十出头,具体年龄我不知道,但绝对跟年纪大沾不上边。第二,我啥都不会,我去帮她看啥啊?她说的遇到事儿的意思就是人家遇见脏事儿了,我是供了那长虫不假,但这事儿我肯定办不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犹豫,她低声说道:“你放心,姓曲的不会不帮你,你去跟他说说去。”

········
第四章:我试试吧
········

我看了我爷一眼,他没出声,意思让我自己决定,我奶奶在厨房忙活,我也不好跑去问她。不答应吧,未免显得我太忘恩负义了,斟酌再三我接过了纸条说道:“我试试吧。”

姚仙姑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这事儿有点急,你这就走吧。反正你迟早也要帮人看事儿的,就当我给你指指路。”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不帮也得帮了,我上楼添了件毛衣,还是觉得冷得心里发慌,想了想走进了阁楼,早上上的香已经燃完了,我又点了一炷,还没等插上就听见长虫的声音从木牌里传了出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我特么这还啥都没说呢!

一般一天上一炷香就行了,我这是第二炷了,好像是有点献殷勤的嫌疑……我定了定神说道:“那啥,姚仙姑让我帮她跑一趟,你……帮帮我呗?”

长虫从木牌里钻了出来,又白又细的蛇身看得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吐了吐蛇信子:“凭什么帮她?就算是她家老黄来,小爷我也不一定给面子,何况是那个糟老婆子……”

老黄?原来姚仙姑家里供的是黄鼠狼,民间传说的典型野仙代表就是‘灰、黄、狐、白、柳’,‘黄’就是东北那边称呼的‘黄皮子’黄鼠狼。

他不松口,我总不能一个人去,我心里对他还是有点恐惧,不敢靠太近:“别介啊,就当做好事儿了。”

不是我非要站在这里求他,是姚仙姑说他会帮我。

他从供桌上下来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裤腿里,我又痒又被那股冰冷的感觉惊得跳脚:“哎哎哎……”

他一路往上从我领口探出了头,尾巴还在我胸口一扫一扫的,我顿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不是怕他,我一定把他拽出来当橡皮筋弹!

“就当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过你得给我好处,我还没想好,先走吧,回头再说。”

他刚才还那么傲娇,突然就答应了,我有些犯嘀咕:“你先说要什么好处……”我可不上他当,条件要先说好,省得被算计。

他眼睛一闭:“可拉倒吧,说得好像你有什么东西是能让小爷我惦记的一样,顶多也就是晚上多弄你几次……”

见他的鬼去吧!下流胚子!

我想后悔来着,可是都答应姚仙姑了,我拉不下脸来。

我照着纸条上的地址出了村子,这边交通不方便,只能用走的,下雪路滑,我好几次都险些摔跟头,一想到长虫窝在我衣服里我就分心,让他出来吧,他一万个不情愿,他就是个老色胚!

遇到有人家的地方我就问,到地方的时候天色都暗下来了,早知道这么远我就不来了。

这里是一个叫乘龙弯的地方,说穿了就是一个山坳里,百十来户人家坐落在这里,大多数的房子还是用木头或者竹子和着泥巴糊的,给人的感觉真的是穷得不行,但是有一户人家的房子是新翻修的二层小楼,屋前用红砖围了个不小的院子出来,在那些陈旧的房屋中间屹立着特别显眼。

我对照纸条上的地址确认再三,就是那户人家。刚走到大门口我还没来得及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女人尖利的叫声:“李二牛,你还是人吗?!我大着肚子呢!”

我以为是人家两口子在打架,但随后一个粗里粗气的男声吼道:“好吃不过下蛋鸡,好日不过怀胎逼,你是老子的婆娘,弄你咋滴?”

我听得脸上发烫,犹豫着该不该进去,突然,一个女人从里面冲了出来,头发乱糟糟,脸上被打得青青紫紫的,新伤旧伤都有,只穿着毛衣,明显的是个孕妇,看起来至少怀孕五六个月了,身材很瘦小,光着脚踩在雪地里看起来十分可怜。

看见我,她无神的大眼里露出了一丝惊恐:“你找哪个?赶紧走赶紧走!”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色,解释道:“是姚仙姑让我来的。”

她皱了皱眉头:“那她呢?咋个让你个小姑娘来?先不说事情帮我办不办得好,你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这话说得,本来刚才还有点同情她呢……

我淡淡的说道:“她来不了,你甭担心我,你先告诉我……”话还没说完,一个长得五大三粗起码有一米九的壮汉从里面跟出来了:“死婆娘你在跟哪个野男人说话?!”

女人脸色变了变,快速的瞥了我一眼:“李二牛你嘴巴吃屎了?!是我远房表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撒谎说我是她远房表妹,李二牛往我跟前一站我顿时觉得颇有压力,我一米六几的小身板在他面前跟小鸡崽似的。

他一把搂住了女人的细腰,眼神却一直在我身上打量,赤裸裸的从头看到脚:“死婆娘,以前咋没听说你有个这么好看的远房表妹?藏着掖着干啥子……”

女人像是怕露馅似的,骂了男人几句就招呼我进屋,这户好像就他们俩住,也没个老人,看着女人狼狈的模样,我真不敢想这两人是怎么过日子的。

进去之后女人就把我拉上楼进了一个房间,还特意反锁上了门:“刚才看见你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村里哪家的亲戚来窜亲的,生怕你被那畜生祸祸了……你别往心里去啊……我男人以前不这样的,他以前对我挺好,后来就变了……前几年还喝醉酒强奸了村里一个没出嫁的小姑娘,人家想不开跳河了,为那事儿他老娘都被气死了……姚仙姑到底跟你说清楚没有?”

原来如此,怪不得看见我的时候那副表情。我摇摇头说道:“没有,她只是让我来帮你看事儿,别的什么都没说。”

她叹了口气:“我不敢说你是来看事儿的,所以扯谎说你是我表妹。我跟你说,我男人前些年在家里供了家仙,是头猪精,我们家也是从那之后才开始发迹的,赚了几个钱,但是我男人也跟着变了,脾气变得特别暴躁,还……好色,我肚子都这么大了他还乱来,我不让他那个……他就去找村里的李寡妇,还跟好多女人都有一腿儿,别个屋头的男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拿几个钱也就打发了……”

她说话的时候神色有些闪躲,好像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我说道:“有啥说啥,都告诉我,完了想让我干嘛你直接说。”

后续请加,公!众!号: thwenxue 回复(阴阳行)

后续请加,公!众!号: 天狐说 回复(阴阳行)

阅读原文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僵尸王故事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2692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