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灵异怪谈之我妈因为我小时候八字轻,是什么半道疯魔的命格,找了一个道士为我换了命

灵异怪谈之我妈因为我小时候八字轻,是什么半道疯魔的命格,找了一个道士为我换了命原标题:灵异怪谈之我妈因为我小时候八字轻,是什么半道疯魔的命格,找了一个道士为我换了命

导读:

第1章 楔子我叫张行,天行健地势坤的行,但我小时候还不叫这名字,我从小在闽蜀省一片盆地地形长大,那里教育水平不高,不管是城市还是村镇,都在十万大山之中,不管是解放的大风还是改革...


第1章 楔子


我叫张行,天行健地势坤的行,但我小时候还不叫这名字,我从小在闽蜀省一片盆地地形长大,那里教育水平不高,不管是城市还是村镇,都在十万大山之中,不管是解放的大风还是改革开放的春风都没穿过这大山,大多都围绕着粤海市那一圈和长江那一圈展开。

     但我们市出去打工的人很多,总有脑袋灵活的人出去打了工又回来想在家乡开发工业,发展经济赚钱,我表姐的父母就是这样。

     表姐比我大个七八岁,她父母在她年幼时出去打工,表姐都是住在我家的,后来在外面乘了改革开发的春风,又回来,这时表姐可是一方红人,一下子就被见多识广的父母打扮成了发达城里来的漂亮小姑娘,追的人能从我家排到表姐家。

     这倒不是什么重点,几年后,年轻漂亮的表姐突然就疯了,感情上的受挫,据说是被人骗怀孕又打掉,才发现有小三,我们这的老人都说是桃花癫,好不了,要么自己想开,要么就死,虽然说舅舅和我妈是亲姐弟,但苗人巫蛊术只传女人,我妈一接近表姐她就发疯,要咬人,我妈差点给她咬下一块肉来,只能用乡下锁狼狗的铁链子锁在一个草房子里,有个小窗户,让她父母递食物进去。

     我曾经去看过,里面没厕所,表姐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没有床,只有个稻草堆,表姐好像还认识我,一下子就冲上来,脖子被铁链拴着让她只能快到小窗户,但不能探出头来,表姐大吼一声,用一种同情有恐惧的眼神看着我,随后便开始大笑,表姐含糊叫了我的小名,最后说了自己这么久来第一句话:“它盯上你了,你活不长了,你也会和我一个样!”

这句话被她用怨毒的语气说出来,吓得我后退好几步,舅舅舅妈连连赔笑,我爸神经粗,就被吓了一下,没觉得有什么,反而我妈,琢磨了好久,饭都没吃就带我去找一个道士。

     我那时候才十岁多一点,被一吓,也不怎么记得详细了,只记得我妈给了那个道士挺多布,布上是密密麻麻的苗文,我大多看不懂,但好像是什么咒,那道士开始很为难,后面看到这么多苗文布,点了点头,再来我就不记得了,那道士似乎围着我施了个法,我迷迷糊糊的。

     后来我妈给我喝了半个月符水,让我改了名字,从前老爱叫我小名,后来也只叫我行行,我再大一点,自己用了点小计谋去套那个道士的话,先灌酒,道士喝醉了后才告诉我:

     你小时候就是轻八字,你表姐更是了,本来就是半道疯魔的命格,你妈以前不知道,你又整天跟她混在一起,她后来打胎,又有了怨婴,那天她那句诅咒后,怨婴就要来跟上你了,但它只知道你的小名,于是你母亲做了点手脚,让怨婴去找另一个叫这个小名的人了,但怕怨婴找回来,才又立刻去改了名字。

     好么,搞了半天我妈竟然去给我换了个命,可惜换命损阴德,我以后八字就更轻了,简直是厉鬼附身必选,读了那么多年书,我自己倒觉得听道士讲这些往事跟他以前骗我妈钱一样,不是很信。

     也不知道是道士真骗人还是我妈找了很多开光法器给我,不让鬼近我身,我倒一直没出过什么事。

     直到我上大学,接下来的事情开始使我陷入一个又一个的漩涡。

     第一卷·红裙鬼

   

第2章 第1章 鬼打墙


几年前,我刚考上一所古老的大学,至于有多古老,听师兄师姐说,以前蒋采取不抵抗措施,日本正猖狂的时候,这个大学还做过什么实验基地。

   不过虽然我妈是苗人,但我对这些也不是很也能相信,因为有人捐了钱建新宿舍楼,所以拆了现在的,这届新生的宿舍都是打乱的,有关系的被分区条件好的研究生楼,没关系的,诸如我,就去老楼。

   到了学校,也不是我吹牛,就单凭着我的脸吧,就有学姐前仆后继的给我带路,我妈是苗人的分支,神神叨叨的,因为她,我对女人都有点敬而远之的感觉,所以我最后跟着个长得很高很瘦的学长去宿舍楼,学长脸很白,不是普通男生健康的白,也不是明星的死白,是一种想白瓷一样的雪白,我不怎么描述的出,我打心底里觉得这种白皙不太正常。

“学长,你叫什么名字?”那学长很沉默,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主动去找他聊天。

“白宇。”学长接话,但还是惜字如金的样子。

“哦,那就是小白哥了,我叫张行,走路那个行。”我又尴尬地自顾自说着话,走了差不多快二十分钟了,忽然,我意识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小白哥,这,大门到宿舍这么远啊?”

   “嗯,旧楼是旧格局的楼,前几年换了校格局,说是旧的风水不好,但资金链断了,旧楼就没改。”

白宇淡淡的回答我。

   我对风水嗤之以鼻,心想不过是校领导想做出的功绩好升职罢了,到了宿舍,的确是很老的楼了,白得掉漆,有的地方窗户还是破的。

“真他妈像个鬼屋。”光天化日之下,我莫名有些悚然,见白宇还要带我进宿舍楼,又奇怪的问:“小白哥还要带我进去?我自个儿找就行。”

   “我也住这里,挑了几个大二大三的过来。”白宇抬了抬下巴,但看不出任何不满。

“哦。”

我应了一声,拿着手里的宿舍钥匙和一小张卡纸,上面写着门牌号‘414’有个学姐也是带人过来,见到我的卡纸,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小声说道“学校居然还敢用414。”

白宇朝这里看了一眼,我也对学姐的话有点好奇,就问学姐咋回事,学姐才发现她说的大声了,无奈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飘忽地告诫道:“这房间有点怪,你自己小心点。”

我和白宇一起上楼,期间我问白宇这事他也没回答我,只摇头敷衍说不清楚,我叹气,突然听见了后面有清脆的女声叫我的名字,转头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大概也是新生,穿着红色裙子,正朝我笑。

美女好啊。”我挥了挥手,谁知白宇却像看见神经病一样看着我:“哪有女的,你神经啊。”

   “就那里。”

我拉着白宇去看,这时那姑娘却不在原地,我一下子懵逼了,迷茫地解释道:“本来在那的。”

白宇没回话,看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警告我:“在这里,陌生的声音叫你名字别回头。”

   “啊,这样。”我应声,这下感受到了这宿舍楼的诡异了,顿时也没了讲话的兴趣,跟着白宇上楼,心里却不住打鼓。

‘414’宿舍难道是小说里讲的有死人的?

   但看着并不像啊,宿舍里甚至还有重新粉刷一遍的痕迹,很新,也不朝阳,大夏天整儿宿舍居然也凉飕飕的,打开门,里面已经有两个人了,都招手和白宇打招呼。

“诶,你也是新生?我赵渡,南方人,那是大二的学长,陈浩泽。”

一个浓眉大眼的人跟我打招呼,我把东西放在自己的地方,也跟他们笑:“我也南方人,叫张行,你们好啊。”

陈浩泽原本在睡觉,见我和白宇进来了就把眼罩拿起来跟我们嗨了声,又招呼赵渡来帮我挂蚊帐什么的。

   半天过去,下午又是新生欢迎仪式啥的表面功夫,晚上一个联欢晚会乐到十二点,白宇没去,赵渡和陈浩泽有接着去下半夜场了,我不太会喝酒,就先跟他们道了别,回宿舍洗洗睡。

   本来就是二十来分钟的路程,我喝了酒昏昏沉沉,竟硬生生走了半个小时都没到,眼前已然是一片陌生的地方了,我有点慌,但喝了酒的人总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派头,抓了手机也没给白宇打电话,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

   这里应该是在施工,是一片荒地,黄色的沙土,几乎没有一点绿色的影子,有工人住的铁皮房子,里面亮着灯,我走近去看,却没有一个人,我的酒顿时醒了一半,忙跑上铁皮房子,门是半掩的,茶和面都是吃了一半的,有的连被子都是掀开的,好像人只是去上了个厕所,马上回来。

   可他娘的好几间都没个人影,总不能都去上厕所了吧,那厕所不得爆了。

   我有点害怕,赶忙想往回跑,闭着眼跑了快五分钟,差不多也一千多米了吧,我大喘着气睁眼,却吓得发现居然还在原地,前面就是铁皮房子,还是这片荒芜的地方,我朝远处看去,发现早就没了我来时的路,目之所及都是一片雾茫茫的。

“我操,不会是鬼打墙吧。”

   

第3章 第2章 吃人


我脚有点发软,伸手随便找了个地方撑着。

   不,不对,鬼打墙这就是自己吓自己,肯定是我没睁眼,只是在原地绕圈子而已,是有科学依据的,现在不能慌,我在原地喘着粗气,勉强自己安慰自己。

“张行。”

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我先是被吓得一哆嗦,觉得有点耳熟,仔细一回想,这不是早上出现又变没的姑娘么,我条件反射想打招呼,但想起白宇早上的警告和这女人的诡异,笑容就渐渐从真诚变成了僵硬,转头就打算跑,虽然不知道能跑去哪,但总不能一直和这个诡异的女人待在一起。

   又往后跑了五六分钟,我怕还是在原地,勉强睁眼看了一下,这居然是宿舍楼楼下了,回头也没有奇怪的女人,我欣喜若狂,赶紧跑上楼,中途还不住念叨着佛祖保佑,走着走着,我又立刻傻眼了。

   这个宿舍楼,好像没有第四层。

   我不信邪,数了几遍楼层,三楼上来居然就是五楼!

   但不对啊,如果三楼上来就是五楼,那么这个“五楼”应该就是第四层,我走进五楼的走廊,上面却都是些“506”“504”的排号,的确是五楼,我想。

   抬眼去望,目之所及竟然没有尽头,黑黝黝的走廊像是一张大口,等着我走进去再一口吞下。

   直觉告诉我前面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年轻人的好奇心又让我想前进去看看。

   我试着推开一个宿舍的门,吱一声,门没有锁,在我的力气下缓缓打开了,里面是暖黄色的灯光,被子凌乱地在床上,袜子挂在窗户,手机上还有正在浏览的网页,还有电炉上冒着热气的火锅,四个碗筷摆在小桌子上,本应是让人松一口气的场景,我却越来越觉得胆战心惊。

   什么都有,独独没有人!

   这个房间和那些工地上的铁皮房子是一样的!

   我又推开了几个宿舍房间,都是这样,仿佛有什么事情让他们立刻撤离。

   这哪里是能待着的地方!

   我连滚带爬地下楼,在宿舍楼前的空地数了数,四楼还在,他们宿舍甚至还挂着赵渡的红内裤,还有自己的衣服。

“奇怪,我明明数着楼上来的,怎么回事?”

虽然我刚才从楼上跑了下来,但只是我一时惊吓,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我回头一看,来时的路果然又不见了,既然再跑也没用,还不如坐下来好好思考一下。

   我想了半天,走上了三楼的307宿舍,本想碰个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同乡朋友郑宿青的宿舍,没想到真找到了,门是半掩着的,我和郑宿青一起长大,他的宿舍就是我的宿舍,我坐上他的床位,思考怎么出去,比如是不是要用火烧或者作什么恐怖组织的活。

   这时,郑宿青对铺却发出了一声呜噜声,像是野兽啃食骨头的声音,随后又想起了撕扯肉块的声音,我的汗毛顿时都竖了起来,背后一阵发凉,整个人僵在位子上不敢动。

   吧嗒一声,几根骨头掉了下来,上面沾着没干的血迹,这么大根的骨头肯定不是什么猫猫狗狗的骨头。

   这要么是大型生物的,要么,就是人的。

“怎么会有人,我明明都吃完了。”

这是一个油腻又沙哑的声音,还有咀嚼声和吞咽声。

后续请加,V信公众号:约荐特色文 回复:鬼事2

后续请加,V信公众号:yjtswen   回复:鬼事2


阅读原文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僵尸王故事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5857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