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灵异怪谈之阎王算不算阴间的鬼

灵异怪谈之阎王算不算阴间的鬼原标题:灵异怪谈之阎王算不算阴间的鬼

导读:

第001章 绿罗裙的阴间小美女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现在想想,这话其实一点都不假。这不,原本一无是处的我,就因为昨天无意中从大学宿舍上铺摔下来后,脑子一潮,竟然胆大到白日...

第001章 绿罗裙的阴间小美女

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现在想想,这话其实一点都不假。这不,原本一无是处的我,就因为昨天无意中从大学宿舍上铺摔下来后,脑子一潮,竟然胆大到白日见了女鬼还敢调戏她,结果摊上大事了。

因为我哪知道她居然是阎王爷的女儿啊!

当我稀里糊涂地和她签订灵魂契约后,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阴间有史以来唯一的驸马爷!

更让我惊讶的是,当我魂不守舍地回到宿舍睡了一觉醒来后,一系列匪夷所思,离奇神秘的事情接踵而来,居然彻底改变了我那倒霉透顶的命运。

这事吧,说起来呢也挺邪门。邪门到现在我也没整明白自己到底是咋地了。好吧,不卖关子啦,就让我从一个月前讲起吧……

当时我正处于大四下半学期实习期间,专业呢,学的是旅游管理。学习成绩吧,一般般,不上不下的,反正混到毕业问题不大。

之前许多实力雄厚的大型酒店和旅游公司,已经来学校选拔过一次人才了。拔尖的学生自然不用提了,都被当做香饽饽挑走了。最差的学生呢,都早有自知之明,头脑一般的改行的改行,头脑机灵的则下海的下海,倒也都有着落了。

唯独我们这些中不溜的学生呢,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大公司看不上我们,小公司又不愿意请我们。因为小公司为了降低成本,宁愿低价请一些中专技校的学生来慢慢培养,也不愿意出太高工资请个大学生来。

而我们这些中不溜的学生呢,处境的确尴尬。继续深造吧,又觉得自己不是学习的料。一般的公司呢,又不愿意去。下海呢,又觉得岂不是白上了四年大学了,总觉得拉不下面来。

于是,我们就成了招聘会上发简历最多,却总是待业的那一类人。我呢,也没有例外,被深深地淹没在了这群人中间,每天都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每次背着厚厚的简历,行走在大街小巷时,我都很迷茫,总觉得自己能找到心仪的工作需要莫大的奇迹了。

好在老天爷还算照顾,这份奇迹来得不算太晚。就在昨天中午,也就是我半年实习期刚过去一个月的一个星期天,机会不期而遇了……

说起昨天吧,恰好是清明节,是一年一度扫墓的日子。在如此令人伤感的日子,又连续经历了一个月的应聘失败,对我来说,生活真的是糟糕透顶了。

当我早上醒来,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学生宿舍后,心里更是惆怅。我感觉自己真的是累了,只想好好休息一天,心想索性下周一再继续找工作吧。

于是,我再次躺下,用被子把头捂住,又继续呼呼大睡起来。就在我睡得正香时,突然感觉身体猛然间下沉,一阵剧痛迅速传遍了全身。

我呲牙咧嘴地睁开眼睛一看,好家伙!我居然从上铺滚到了地上。

说实话上大学快四年了,我这还是头一回从上铺摔下来。摔得七荤八素的我,也无心睡觉了。于是穿好衣服,打着一连串的哈欠,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洗漱间。

刚走进洗漱间,我就眼睛一亮,一个极其美艳动人的青春美少女正在那里对着镜子梳妆打扮呢!

她穿了一身淡绿色,看上去极其清爽淡雅的纱裙,一头微微卷曲的乌黑秀发披肩而下,其中还调染了几缕同样淡绿色的头发,一枚粘满了淡绿色碎花的发卡恰到好处地别在一侧,再配上她清秀甜美的容颜,显得恬静端庄,典雅可人。

“Hi,绿罗裙小美女,午安。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呀?大一新生吧?看你这精心梳妆打扮的,想必已经名花有主了吧?哎,要是四年前就让我遇见你,我也不会到现在还单身了。更不会便宜那个已经把你收入后宫的臭小子啦。”

我可能是好梦被摔醒,心里极度郁闷吧。又或者是真的被摔坏了脑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和一个陌生女孩初次见面就开起了这种玩笑。

说完之后,我顿时很纳闷,貌似跟人家压根都不熟悉,上来就开这种玩笑,恐怕会吓到她了吧。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女孩都很开放,思想没那么保守,应该不至于生气的吧。

再说了,就算是有人该生气也应该是我才对呀,我这都快毕业了才遇见一个真正的美女,足以见得我这大学上的点够背的,运气算是差到极致了吧。当然了,我也明白自己是生老天爷的气,跟这位小美女绝对无关。

“没事,现在也不晚呀。我呢,恰好至今单身未嫁。只要你敢娶我,我就敢进你的后宫。怎么样?帅锅,有胆不?”

小美女边修着眉毛,边挑逗地说道。

听了小美女一副无所谓的语气,我就知道她没有介意我刚才的唐突了。既然也是喜欢开玩笑的同道中人,我也就不矫情了,决定索性将玩笑进行到底了。

本来我最近就因为工作的事情一直心情压抑,能有一个脾气相投的人斗斗嘴,也不失为一种自我放松,尤其还是如此靓丽的女生,绝对是治疗忧伤最好的良药。

“只要你敢嫁,现在我就敢跟你拜堂成亲!小美女,有胆不?”我也学着她的腔调挑逗地说道,说完也没当回事地开始洗漱了。

听了我的话,小美女兴奋地将手里的化妆棉一扔,就飘到了我身边。可能大家会觉得我用词不当,怎么可能是“飘”呢?这一点我可以用性命保证,当时她绝对是瞬间飘到我面前的。至于为什么,看到后面大家自然会明白的了。

她眨巴着美丽的凤眼,上下打量了我好一番才狡黠地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可不是我逼你的呦。来,让我瞧瞧你的三魂七魄是否符合我们王室联姻的最低标准。”

说完她用淡绿色的指甲尖抬起我的下巴,又轻柔地在我的眉心象征性地画了一个很小的圈,随后闭着眼睛似乎在掐算什么。正在刷牙的我,一时之间也看得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这小美女神叨叨地在搞什么名堂。

大约十几秒钟后,我也洗漱完了,刚抬起头来,她就很满意地对我说道:“嗯!还不错嘛,你的魂魄能量很强大,就你了!好!咱俩现在就成亲,只是拜堂多俗气呀,就是个破形式罢了,还不正规,也就你们阳间的人才兴这个,我父王才不会承认呢。”

小美女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对连在一起的精美扳指,这对扳指一看就是上乘的羊脂玉雕琢,一大一小,显然正好适合情侣之用。

刚拿出来,她就毫不犹豫地咬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在其中一个小一点的扳指上,血很快就诡异地被扳指吸收了。

随后对我说道:“喏,像我一样在这大的扳指上面滴一滴血,就算是完成灵魂契约了。只要咱俩戴上这扳指,从今往后你就永生永世是本公主的夫君了,再也赖不掉了。”

“什么叫阳间的人?难道你是阴间的鬼啊?还父王公主的,你没事吧?你从哪个地摊上买的这山寨羊脂玉扳指,做得就跟真的似的。你怎么还真滴血呀,还玩什么灵魂契约。你好好瞧瞧,这俩扳指都套在一起呢,怎么可能分开呀?你骗鬼呢吧?哈哈……”

看小美女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觉得好笑。我已经够能开玩笑的了,她居然比我还夸张,竟然还能编出这么多像模像样的说辞来。

更让我感到可笑的是,她手上的这对套在一起的扳指了,如果不摔碎,根本就无法分开,怎么可能我和她一人戴一个呢。

“就算我是阴间的鬼,你也不能后悔吧?你刚才可是明确表示要娶我的。我连血都滴了,就必须要完成这个仪式了。知道吗?灵魂契约仪式一旦开启,就不能半途而废,否则我会魂飞魄散而死的,难道你真的忍心见死不救吗?”

小美女委屈地嘟囔道,还拉着我的衣服撒起了娇。

尽管我心里明白小美女嘴里说的父王,公主,又是灵魂契约什么的,看上去像真的一样,其实都是逗我玩的,但我还是很开心能认识如此率真可爱的她,让我原本烦躁的心情一扫而光,所以我决定继续配合她,将这场玩笑进行到底。

“拿来,不就是一滴血嘛,多大点事呀。您身为公主都开了金口,草民能不遵旨吗?何况完成这个什么破契约仪式后,我岂不是变成驸马爷了吗?何乐而不为呢?哈哈,有点意思。”

我大笑着说道,说完也咬破指尖将一滴血滴在了大的那个扳指上。

原本以为即使我滴了血,扳指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谁知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意识到这一切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了。又或者更准确地说,我怀疑自己是在梦里了。

因为在我的血被扳指吸收的瞬间,原本套在一起的扳指居然发出一片霞光,随后就自动分开了。我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觉得的大拇指一阵刺痛,那个大扳指居然自己戴在我的手上了!

我试着拔了一下,根本取不下来了,仿佛已经和我的骨肉长在一起了。

这也忒神奇了吧!

我还看见小美女的大拇指上也自动将那个小扳指戴上了。在看到自己大拇指上的扳指时,小美女居然兴奋地在空中来回地飞来飞去,边飞边喊道:“耶!我终于嫁出去啦!哈哈!这次我倒要看看那些死鬼们,谁还再说我是阴间没人敢娶的野蛮鬼公主!”

她飞着飞着,突然又飘到我面前,在我嘴上用力亲了一下说道:“嗯么,我的好相公,我出去玩一会,晚上再来找你洞房呦。嘻嘻。”

说完她就渐渐消散了,只留下我目瞪口呆地愣在当场,久久说不出话来……


第002章 超离谱的洞房花烛夜

不知道是受了惊吓,又或者是之前从上铺摔下来时头部磕伤了,我忽然之间觉得头特别晕,似乎又困得不行了。于是,我快速将洗漱用品收拾好,就像是身后有鬼在追一般,慌乱地逃回了宿舍。

好在宿舍里这段时间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让别的同学见到我窘迫的样子。因为他们都出去上班实习了,晚上也不回来住,所以只剩下我这个倒霉鬼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宿舍了。

放下洗漱用品,我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上铺,将被子往头上一盖,心里默默念叨着:上帝啊上帝,您老就大发慈悲,保佑我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等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就一定全部恢复正常了。我可不想当什么阴间驸马爷呀,要是真娶个什么鬼新娘,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也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后,终于睡着了。等我再次醒来时,一看被窝里的手机已经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了,也就是说我昨天中午遇见鬼公主后,吓得回到宿舍居然一觉睡了快二十个小时。

放下手机,掀开被子后,我发现宿舍里阳光极其明媚,光线刺激的我眼睛都睁不开。我眯着眼睛顺着光亮一看,才发现是有人将窗帘全都拉开了,导致窗外的阳光齐刷刷地射进了宿舍。

“靠!谁啊?这么讨厌!没看到我还在睡觉呢吗?还把窗帘拉这么大!”被刺眼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的我,顿时抱怨道。

“苏飞扬,昨晚你是在咱宿舍开舞会呢?还是闹洞房呢啊?你瞧这宿舍里脚印多得跟自由市场似的,要不是我拉开窗帘,哪能一个个擦干净呀。你自个瞧瞧,连墙上都有,你说你都请了些什么狐朋狗友啊?我这都擦了快两个小时了,累死我了。你倒好,谢谢也不说一声,还好意思抱怨?”

一个熟悉的男孩声音没好气地说道,听声音仿佛真的干了很长时间很累的活似的。

“杨晨?你不是被洲际酒店集团录取了吗?怎么今天周一不去上班,反而回学校来啦?”当我看清楚蹲在地上正用力擦地的男孩长相时,打了个哈欠,疑惑不解地问道。

“还不是因为听说你一个月了都还没找到工作嘛,怕你一时想不开,来看看你死了没呢?要是真的想不开死翘翘了,反正今儿个也是清明节,直接给您老人家扫墓啦!没想到你老人家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的,居然还有心情聚会?我算是服了你啦!对了,你都没工作,也没钱,怎么还能请这么多人来玩啊?咦!你不会昨晚真洞房了吧?瞧你脸上那些个唇印!还是绿色的。哈哈……”

杨晨头也不抬地讽刺着我,尽管说的有些阴损,倒也在我的预料之中。毕竟这四年来,我俩就是这么掐架斗嘴过来的。当他无意中看了我一眼后,一脸好奇地冲到我床边,坏笑着指着我的脸追问道。

听杨晨再次提起洞房,我才猛然间想起昨晚那个噩梦了,梦里那个鬼公主不就是说晚上要来找我洞房的吗?难道真的不是梦吗?我心里一哆嗦,人也清醒了不少。连忙掀开被子一看,似乎还是完璧之身。又往四周一看,果然在地上,桌子上,下铺的床单上,墙上都隐隐有许多杂乱的脚印!

就连我的毛巾和刷牙杯子上,我都看见了很恶心的脚趾头印记!

“靠!谁特么昨晚光着臭脚丫子在我的宿舍赤果果滴瞎蹦哒呢!”我心里暗自骂道。

顿时,在我的心里莫名地出现了一群草尼马,在来回狂奔着!

不过,在郁闷之余,我能感觉到,仿佛昨晚真的有很多人在我的宿舍里狂欢来着。

难道昨晚那个鬼公主不但来了,还带了一大群鬼来闹洞房吗?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左手大拇指,还真有一个羊脂玉的扳指戴着呢!

再仔细一看我的枕头,上面明显有两个脑袋枕过的痕迹,一个自然是我睡过的痕迹了,另一个显然就是那个鬼公主了。

只不过靠墙一边那个痕迹略小也淡一点。也就是说,昨晚那个鬼新娘还真的洞房来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恶寒,心想幸亏昨晚睡得太死,否则半夜醒来,看见身边躺着一个女鬼,床下还有一大群鬼在瞎逛,岂不是得活活吓死呀!

“苏飞扬,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差?是昨晚玩得太累了,又没睡好,做噩梦了吗?”杨晨见我突然惊恐地看着四周,又看看自己的枕头,脸色越来越苍白,于是担心地问道。

“我倒是宁愿昨晚只是一场噩梦呀!对了,杨晨,要是我跟你说昨晚其实就我一个人在宿舍,并没有举办什么舞会的话,你信吗?”我叹了口气,脸色凝重地说道。

“什么?就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呢!那这些脚印都是鬼踩得呀?”杨晨不可思议地指着那些脚印喊道。

“应该就是鬼踩的。如果我告诉你昨天中午我大白天见鬼了,你信吗?谁让她长得那么漂亮,又挑逗我,我一时糊涂,结果着了她的道了!”我很认真地盯着杨晨的眼睛,极度后悔地说道。

“我信!虽然听起来很邪门,但咱俩相处四年了,你的为人处世我最了解了,你不是那种捕风捉影的人。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不会这么对我说的。难道昨天你真的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那怎么办呀。要不我现在就陪你去找我们洲际集团的黄董,他见多识广,又乐善好施,也许真能帮咱们出出主意呢。再说了,本来我就是要带你去见他的,只不过原来我和他约的时间是下午而已。”

杨晨同样认真地语气回复道,只是说到后面流露出一脸的担心。

听杨晨如此信任我,又替我着想和担心,我心里也是一暖。这四年大学虽然混的一般,但最大的收获就是交了杨晨这个朋友,他待人真诚,心地善良,又重情义,是我唯一最信任的铁杆兄弟。所以我才会对他实话实说遇到女鬼的事情。

“没事,这女鬼应该不会害我,否则我也不会到现在还活着了。这事我自己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呢,暂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解释,等回头我理清头绪了再慢慢讲给你听。对了,你最近工作顺利吗?还有你刚才说下午要带我去见你们董事长,又是怎么回事啊?”

我给了他一个宽心的表情,顺便问了一下他工作上的事情。

“行,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告诉我了再说也不迟,只要你平安就好。我最近在洲际酒店干的还不错。我们集团董事长黄董对我的工作能力一直很欣赏,也很信任我,还说有我认为踏实肯干,又有潜力的同学和朋友可以随时介绍给公司,他会破格亲自面试决定是否录用。这不,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了,毕竟班里就咱俩关系最好,我不帮你帮谁呀。”

杨晨善解人意地说道,在说起帮我争取到一个和黄董亲自面试的机会时,我能感觉到他是真心为我高兴的。

“谢谢你啦,杨晨,我……”我突然心里一酸,感动得说不下去了,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表达当时我对他的感激之情。

“跟我还这么客气呀,来,起床吧?咱俩一起收拾宿舍也能快点,免得万一一会其它同学回来看到了,你也不好解释这一切。顺便我再跟你讲讲我们洲际酒店的发展史,以及黄董对酒店未来发展的初步计划,这样你下午面试时,也好心中有数,给他留个好印象。一旦你能通过他的面试,被正式录用了,咱俩就能在一个集团上班啦。”

杨晨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兴奋地说道。

“好!收拾完宿舍,中午老地方咱哥俩吃涮羊肉。不过,事先说好了,这顿我请,你要是跟我争别怪我跟你急啊。”我边穿衣服边爽快地说道。

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他家条件比我们宿舍每一个同学都要好很多,因此每次宿舍聚餐他总是抢着把账结了。但这次我就是想请他一回,不为别的,只为一份难以言表的感激之情。

“行!那就今儿中午你请,算是预祝你下午成功通过应聘,等你应聘成功了,晚上把全宿舍的兄弟都叫上,我请你们吃顿大餐为你庆祝。哈哈……”

杨晨倒也不矫情,也看出了我眼中的那份情义,顺水推舟地成全了我的心意。

随后我俩有说有笑地忙了起来,大约快中午十二点时,终于将宿舍里所有的脚印,以及乱七八糟的垃圾都清理干净了。于是,我俩准备出发去吃饭。

临走前,在杨晨善意的提醒下,我照了一下镜子,果然在眉心和两侧脸颊上都有一个淡绿色的唇印,显然就是昨晚那个鬼公主亲的了。在杨晨的坏笑声中,我很尴尬地连忙用湿巾把唇印都擦干净了。

在走到宿舍楼一楼的值班室窗口时,我刻意问了一下值班老头,昨天晚上是否有个穿绿色裙子的女孩,曾经进过宿舍楼找我。

结果老头很生气地警告我,只要有他在,别说是一个女生了,就是一只母蚊子也别想溜进男生宿舍败坏学校风纪。还很冲动地要我留下名字,似乎不让学校给我个处分,绝不善罢甘休一般。

我苦笑了一下,拉着笑得眼泪都快出来的杨晨一溜烟跑了。


第003章 清明节的孟婆涮肉坊

在跑去饭馆的路上,我心里非常疑惑,这个鬼公主到底是什么来历?难道真的是阴间的女鬼吗?可是,为什么她长得这么漂亮,阴间却没有一个人,哦!不!应该是没一个鬼敢娶她?更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何她会那么爽快地答应嫁给我这个普普通通的阳间凡人?

当我和杨晨来到学校附近的孟婆涮肉坊时,没想到已经爆满了。我猛然间想起来,今天是清明节。许多老家在外地的大学生因为无法回家扫墓,都会在今天来这家涮肉坊吃顿火锅,以此来祭奠自己的亲人。

据说这家火锅店里有一款最贵的锅底,名叫孟婆汤。如果客人每次涮肉时心里想着一个已经去世的亲人的话,在肉熟了放进嘴里嚼的过程中,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自己最思念的亲人,所以对于无法回老家扫墓的大学生来说,用这种特殊的形式来祭奠亲人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而且她还有一手绝活,那就是招魂。如果在清明节,或者中元节等鬼节,来她的店里吃火锅的客人中,前十位点了最贵的孟婆汤底,又消费满三千元的话,她还可以免费招魂一次,也就是将客人早已去世的亲人灵魂招来对话,每次对话限时三分钟。

在这三分钟里,客人可以随意与已故亲人聊天,以此表达自己最深的思念。所以每年的这一天都吸引了无数慕名而来的客人,如果不提前一个月预订座位,根本就不可能进店用餐。

当我和杨晨看到座无虚席,且门口还有许多排队拿号的客人等候用餐时,只好打消了在此用餐的念头了。

不料就在我和杨晨准备转身离开时,一个模样端庄秀丽,一身古装打扮的迎宾小姐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她面带微笑,非常恭敬地对我说道:“驸马爷请留步,孟婆已经预留了天字号贵宾房,请您和这位先生随我上楼用餐。”

“驸马爷?还天字号贵宾房?苏飞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听了服务员的话,杨晨一脸惊讶地盯着我问道。

“这……说来话长了,来,我们先上楼吧,也许孟婆那里有我想要的答案呢。”我看了一眼附近其它客人羡慕的目光,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连忙拉着杨晨跟着迎宾小姐向餐厅入口走去……

在我和杨晨跟着迎宾小姐穿行在一桌桌客人身边的时候,我看见许多我们学校的学生,以及其它客人们,正闭着眼睛吃着肉,还一脸哀伤地默默流着泪,显然是真的看见自己最思念的亲人了。

不过,我猜测应该与客人们嘴里吃的东西无关,而是桌上雾气缭绕的孟婆汤锅底有关。看来这个孟婆应该是大有来头的。难道她和阴间那个奈何桥上的孟婆也有渊源吗?不会这火锅里的汤就是真正的孟婆汤吧?

想到这里,我自己也吓了一跳,难道这是一家阴间的鬼在阳间开的店?只是我总觉得阴间应该是在地底下才对吧?

难道现在的鬼大白天的也能出来行走在阳光下了吗?还能和阳间的人和睦相处了吗?

再就是眼前这位迎宾小姐为什么叫我驸马爷?难道说昨晚那个女鬼真的是个公主?

看她刚才的表情,显然是对我的身份了如指掌了,难道她也是鬼吗?那么孟婆请我们去天字号贵宾房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我越想越觉得瘆得慌,心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啦?为何变得如此离谱和荒诞。

也许是我想得太过投入了吧,都没留意到自己究竟走过了哪些地方。我只是朦朦胧胧记得,一开始是在餐厅一楼大厅穿行,随后上楼梯进入二楼包厢区域。

在走到走廊尽头时,我终于看到了天字号贵宾房的大门。

可是,在大门开启的一瞬间,我忽然间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知道很茫然地走着,走着……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到底来到哪里了?因为四周一片白雾缭绕,能见度很差,我仿佛还隐隐约约听见有流水的声音,这种毫无规律的流水声音像是有某种神奇的魔力一般,让我的思绪在不经意间陷入某种空灵的状态,有一种渐渐完全忘却自我的趋势。

要不是我大拇指上的扳指突然一紧,一阵刺痛唤醒了我的大脑,我恐怕会迷失自己都很有可能。清醒后的我,在看清楚身边的一切时,大吃一惊,失声喊道:“杨晨!你怎么啦?”

我之所以如此惊慌,那是因为我发现那位迎宾小姐已经不见了,只有我和杨晨漂浮在一条很宽广的河面上。而杨晨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紧闭双眼,茫然若失地向前飘着。

可是,无论我如何大声喊,以及拼命摇晃杨晨的身体都无济于事,他就像是着了魔一般,依然我行我素地飘着。情急之下,我试着将扳指贴在杨晨的眉心,看看能否唤醒他,结果还是失败了。

我又咬破指尖将血点在杨晨的眉心,再次尝试用扳指唤醒他,只见扳指猛然间发出一片霞光后,我看到杨晨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我知道自己终于成功了。

“杨晨!你终于醒啦?急死我了都!你没事吧?”我扶着杨晨急切地问道。

“我咋啦?好像睡了很久一般。苏飞扬,我们这是在哪里啊?咦!好熟悉的地方啊!对了,刚才我还梦见我就在这里见到姥姥了呢,她说很高兴在清明节见到我来奈何桥看她呢。还说她现在真的相信世上有阴间了。让我回去告诉我妈,说她在阴间过得很好,不必总是烧香磕头的念叨她,挺烦的。再就是那个纸糊的苹果手机她也收到了,只是玩不了这洋玩意儿,说是连开机键刚按了一下,就掉了,索性就扔一边了。你说这梦奇怪不啊?”

杨晨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瞅了一眼四周,又惊喜又兴奋地对我说道。

“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不过,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啦。嗯?你说你之前梦里来过这里?还梦见你姥姥说这里是奈何桥吗?不会吧?当初咱俩照着你的手机,用纸糊了一晚上的苹果手机,你姥姥居然都收到啦!你看,当时我就说开关键有些松,没粘紧,你偏偏说没事的!害得你姥姥收到手机也没法用了吧!不过,你这梦做的有水平,跟真的似得。哈哈……”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只是很好奇杨晨之前梦里为何会来过这里。居然还说在这里见过她不久前去世的姥姥,真的很诡异呀。只不过杨晨经常爱胡说八道开玩笑的,我也没有完全当真去听。

但说完后,在回想起杨晨重复他姥姥说的那番话时,我又觉得不像是玩笑了。因为他姥姥是国家科学院退休的,一向是无神论者,从不信鬼神,阴间一说,现在居然托梦杨晨,说自己相信有阴间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是啊,你也别笑话我啦!说实话,这种梦我也是头一回做,太真实了!都不像是梦了!之前我和姥姥正说得带劲时,她说听见你在喊我呢,就匆匆忙忙走了,临走时说孟婆和黄董在前面等我们呢。还说让我以后好好跟着你这个驸马爷干,干出一番大事来。我说,苏飞扬啊,你说奇怪不?我姥姥咋知道黄董啊?甚至连你是驸马爷的事情她都知道了。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为啥变成驸马爷了呢。”杨晨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了。咦?你看!难道前面那座桥就是奈何桥吗?桥上还有一个亭子,亭子里好像还有人呢?不错!那个老太太真的是孟婆。杨晨,你赶紧看看,孟婆旁边那个老爷爷是不是黄董?”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杨晨是好,就在这个时候,我隐约看见前方不远处渐渐出现了一座桥,桥上有一个亭子,亭子里依稀可以看见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边还有两个人坐在那里。

等到离得近了一点时,我终于看清楚了,其中一个人的确就是这家餐厅的老板娘孟婆,在她身边还坐了一个白发须眉,仙风道骨的老爷爷。

“咦!真的是黄董哎!他那仙风道骨的模样一直很让我崇拜滴呀!就是死我也不会认错的。只是,我记得明明和他约的是下午带你去集团总部找他的,没想到现在就见面了。如果前面那座桥就是奈何桥的话,那咱俩脚下这条河岂不是忘川河了吗?至于桥两头的路应该就是令人生畏的黄泉路了吧?这么说,咱俩居然来到阴间了吗?咱俩不会是嗝屁了吧?”

杨晨一惊一乍地说道,说完一脸的不甘心。

“胡说啥呢啊?咱俩既然是孟婆请来的贵宾,又怎么会轻易死了呢?何况黄董也在,他对你那么好,又怎么会害我们呢?镇定点,没事的。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小心点脚下,我们快飘到桥上了。”

我虽然心里也很紧张,但我有种直觉,我和杨晨不会有危险的。

“驸马爷,杨晨,过来坐吧。这位是黄董,不是外人,不必拘束。”我和杨晨刚飘到桥上,孟婆就对我俩热情地招呼道。

“孟婆,黄董中午好。”我和杨晨来到亭子里,异口同声地说道。

“来,驸马爷,小杨,赶紧坐。都是一家人,不用如此客套。对了驸马爷,真要论起尊卑来,等你将来正式拜见过你的岳父大人,我和孟婆还要给你这个驸马爷行大礼呢。所以你就别再谦卑了,大家随意一点就好。我说驸马爷呀,你可真有胆量,连我们阴间大名鼎鼎的安和公主都敢娶呀!哈哈……”

黄董同样热情地招呼我和杨晨赶紧坐下,在提起那个令我心悸的鬼公主时,一脸佩服的表情。


后续请加,公!众!号: thwenxue 回复(阎王)

后续请加,公!众!号: 天狐说 回复(阎王)

阅读原文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僵尸王故事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10682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