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灵异怪谈:两位退役特种兵的道术探险故事

灵异怪谈:两位退役特种兵的道术探险故事原标题:灵异怪谈:两位退役特种兵的道术探险故事

导读:

第一章 特训大队我叫于乘风.服役于**军区特训大队,俗称特种兵!不同与普通部队,特种部队的新兵训练为期一年,期间需要掌握枪械制造与使用;格斗技能;侦察技巧;硬气功;驾驶技术;等...

第一章 特训大队

我叫于乘风.服役于**军区特训大队,俗称特种兵!

不同与普通部队,特种部队的新兵训练为期一年,期间需要掌握枪械制造与使用;格斗技能;侦察技巧;硬气功;驾驶技术;等一系列军事技能。

每位新兵有分数一百,几位教官可以根据新兵的具体表现,给予一定的加分或扣分,如果分数扣光,自动淘汰转到普通连队。

训练极其残酷,具体内容由于保密原则的若干规定,我不能完整的叙述给大家听,现列举其中某一天的训练过程令大家一窥端倪。

凌晨四点起床,轻装五公里,一身汗水。

跑步过后练习擒拿格斗,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呐喊助力,高声叫喊令嗓音嘶哑。

洗刷过后到早上开饭的这段时间需要背诵条令条例,这时候汗水就消散了。

早饭过后为队列条令学习,练习军人各种军姿,标准军姿站立四小时。汗如雨下,手脚发麻。

午饭过后为倒功训练,手掌被水泥地面磨破之后仍然坚持扑摔,沙砾进入皮肉产生的剧痛令人浑身颤栗,尚未消化的食物有可能因为剧痛而呕吐出来。

晚饭前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教官骑着摩托手持武装带在后面追赶抽打,快速的奔跑令人喉头发苦。眼前发黑。尽管部队有明文规定不准体罚,但是体罚与训练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线。

晚饭过后为体能训练,仰卧起坐三百过后,拉伤的腹部肌肉使人不敢弯腰。赤膊俯卧撑以汗水滴透身下的报纸为限。

睡觉时间为六小时,还需要随时提防教官半夜吹响的紧急集合哨,最多时教官一晚上吹了七次。

以上是自己某一天的训练过程,训练科目时有变换,无法一一赘述。

被子叠不好有可能被教官扔到楼下,如果外面正好下雨那只能算你倒霉。吃饭时发出声响有可能被教官扔掉餐盘,不管你吃没吃饱。匍匐前进磨的膝盖出血,你还得爬。大量的实弹射击令人肩膀肿胀,刷牙时宁肯晃头也不敢牵动胳膊的肌肉。为期半个月的野外生存能令人吞食树皮,到最后连排便都困难。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也不愿意多加叙述,最主要的是我不愿意再去回忆那段经历,那一年的训练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困扰我的梦魇。

好不容易熬到了新兵连结束。新兵十九人,一人受伤退出,七人分数扣光,还剩下十一人。

那天清晨,我们打起背包在训练场集合,部队首长给我们举行了授衔仪式,由于表现优异,全部被授予下士军衔。第二年的士兵通常会被授予上等兵军衔,授予下士军衔属于跃级晋衔。

下连的方式也很特殊,根据新兵剩余分数的多少,从高到低优先选择自己想去的分队,每个分队最多有三个名额。

特训大队有侦察分队;枪械分队;工兵分队;快速机动分队;军犬训导分队五个分队。

由于新兵下连有很强的自主性,所以每位分队长都亲自进行科目展示,以求能够让这些士兵选择自己的分队。

侦察分队长展示的是一套散打格斗技能,凌厉生风,下劈,上踢,动作极其到位,干脆而毒辣,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其威力及其实用性。

枪械分队长拿出来的是蒙上眼睛,在完全拆散的八只现役枪支零件中盲组一只五四手枪仅用3分钟,85狙击步无瞄准镜一百米内五发五中的绝活。

工兵分队长是个姓孙的矮胖子,一身硬气功很是恐怖,光头连开十二个酒瓶毫发无伤,一拳击碎平放在泥地上的六块红砖不红不肿。

快速机动分队的车辆原地调头,侧偏两轮行驶,50秒更换备胎一系列电影上才能看到的特技动作也令我们大开眼界。

军犬训练分队手势指挥百米外的军犬坐;卧;立;叫;巡逻;扑咬;追踪;救护。甚至呕吐,便溺都可以根据口令进行。

展示完毕,我们根据各自剩余分数以及兴趣,几乎没有任何争抢的就选择了各自喜爱的分队。侦察分队三人,枪械分队三,机动分队三人,惟独我和“金刚炮”两个怪胎,一个进了军犬训练分队,一个选择了工兵分队。

我们二人之所以选择这两个大冷门,倒不是因为我们分数少。我之所以选择军犬训练队是因为我始终对动物有种莫名的信任感,而且跟它们相处也无须勾心斗角玩弄心机。

金刚炮之所以选择工兵分队,主要原因除了喜欢硬气功那种霸道的力量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长的胖,工兵分队的人都比较胖,在一起谁也不会笑话谁。

第二章 二号人物

在这一章里有必要提一下金刚炮这个人,他是本书的男二号,我的生死之交。

姓名:牛金刚。

外号:“金刚炮”

性别:男。

年龄:20。

文化程度:高中。不过从我偷着看了他给女笔友写的信开始,我就怀疑他小学估计没上完。

籍贯:山东**,此人一口东北腔,应该祖籍东北。

身高:170厘米,量身高时他可能垫了五公分的鞋垫。

体重:90公斤,饿了三天称出的数据。

特长:失恋。从我参军认识他一直到现在,这个家伙至少谈了不下二十次恋爱,都败了。

此人属于不掉精神那类人。当时我们训练艰苦,晚上的条令学习是我们唯一的休息时间,有一次晚上看完新闻又是背条令,我们一字排开,假装刻苦学习,其实都在窃窃私语。这时这家伙在床上盘着腿发话了:“都别装了,教官走了,大家开个会研究研究咱这日子以后咋过。”

我们都闷着头没人搭理他。他自感无趣就换了话题,“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我在家那会儿看过一部黄色录象,”他见我们抬头看他更来劲了“说是一个男地,被生计所迫去夜总会当鸭子,老鸨子让他脱裤子看看老二大不大,那男地一脱,老鸨子说不行,太小了,你要是去了,挣不到钱还得给人家钱,不过你不要担心,我有秘籍,能让你三天之内由小手枪变成大钢炮。于是,老鸨子就把他带到一间屋子里,在他的老二上抹了辣椒油,你们想哈,那玩意抹上肯定疼啊,给他疼的就使劲的拨拉,越拨拉越硬,越硬越拨拉,越拨拉越硬......”这时候他还加上了动作,右手放在裆部不停的拨拉,嘴里还喊着“越拨拉越硬,越硬越拨拉,越拨拉越硬,到最后终于练成了金刚大炮。”

就在我们笑的前俯后仰时,我忽然发现窗户上多了一张人脸,是教官!

我急忙咳嗽提醒他,没想到这家伙不但没领会我的好意还冲我来了“你们看哈,老于平时装的一本正经的,你看给他激动地直咳嗽,哈哈。”

不管你了。我低着头不再吭声,此时教官一脚踢开了房门,快步走到金刚床边,伸手将已经傻眼的牛金刚从床上拽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们破天荒的九点就上了床,牛金刚就惨了,一直到半夜十二点,教官都在重复同一口令:“前倒准备,倒!” “前倒准备,倒!”......

第二天金刚炮就被我们叫开了,本来闹一阵子也就完了,可这家伙偏偏对我们喊他外号非常的反感“你们能不能尊重点人,不准喊金刚炮,喊炮哥......”

还有一件趣事,某天午饭后,我去喂猪,那会我们吃大食堂的,食堂自己喂养了两头母猪,我为了表现自己,主动帮炊事班去喂猪打扫猪圈卫生,金刚炮屁颠屁颠的跟着去抽烟。 “老于,咱有半年多没见过女人了吧?”金刚炮蹲在猪圈上看着我打扫卫生。

“怎么了?”我叼着金刚炮给我的香烟,那时候我虽然抽烟但是抽的并不凶。

“你说时间长了看不见女人,我怎么看这老母猪也是双眼皮呢?”金刚炮嬉笑着说道。

“要不我按住它,你上来办一下?”我笑着逗他。

“行,你给我按住了,我来...”说到这里他一个标准的狗吃屎从猪圈的矮墙上扑了下来,幸亏他倒功练的不错,一个俯撑转身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我草,谁踹我?”

我叼着香烟抬起头,只见教导队长阴着脸站在猪圈外,“我!”

“完了,完了,金刚炮你这个灾星,”我在心里咒骂着这个矮胖子。

第三章 军犬分队

事情的处理结果是在以后的半年里,我俩天天饭后去打扫猪圈卫生!

而我跟金刚炮的友谊也就在这半年里变的深厚而默契。人要是在一起风光了,完了就完了,没啥感情。人要是在一起倒了霉,那感情可就深厚了。现在回忆起来当年的猪圈也没白扫!下到分队以后,日子就平淡了下来。

军犬分队在我们部队这座大山的最深处,之所以地势偏僻是为了防止传染病以及训练的需要,全队只有不到三十人,环境也很老旧,八十年代的老楼房。

刚到这里时自己很是有点后悔,太偏僻了人也少,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分配工作时我被分到了训导班担任副班长,由于两条怀孕母犬还没有生产,所以一时之间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幼犬,平时就跟着几位老班长熟悉环境。

军犬分队有军犬四十几条,助训犬六条。除了种犬,立有战功的退役军犬之外,还在服役的军犬只有不到二十条,清一色的德国牧羊犬,也就是咱们通俗讲的“黑背”。

军犬的品种非常纯正,血统也非常的纯净。两只种犬五只母犬,都是从德国进口的纯种,它们专门负责繁殖,平时是不参加训练的,伙食费每天十八块五,而我们那时候的伙食费每天才只有五块四。

随着了解的深入,我逐渐对军犬有了清晰的认识,德国牧羊犬服从性好,智商也高,体型以及嗅觉都在中上,适合巡逻,守侯,边防,搜救,攻击力也强,成年聪明的犬能达到五岁儿童的智商,而且忠诚,不噬主。

部队为了保持军犬血统的不外流,以及特殊服役环境的需要。加上犬只发情期情绪是不稳定的,所以每只服役犬都是阉割过的,不管公母!

所以大家有时候有狗贩子或者养狗的卖狗时都吹嘘,我的狗是部队出来的,呵呵,那都是吹牛。正宗军犬的服役期限是出生的第二年到第六年,只有四年,立有战功的可以延迟退役期,退役后,如果没有立有战功,是要被安乐死的。这一点,始终令我非常揪心,不过还好,军犬在服役时基本都能立有一点功劳。得以安度晚年。所以安乐死也仅仅是个规定,在我们分队从未被实行过。

此外每只犬出生后都会打上耳号,编入档案,血统追述到三代,也就是从祖父祖母那代都有记录。

军犬的名字也不是乱起的。例如:繁殖母犬叫“中华”。她的后代名字的第一字必须带“华”。 军犬的名字除了内部人员,外人一般是不知道的,训犬员也不会把犬只的名字随便告诉别人。因为知道了军犬的名字,喊它名字,它的警惕性就会降低,也就不会主动去攻击你!

没犬的日子我在繁殖班帮忙给犬做饭,那段时间是我最郁闷的日子,要是回家,家人问我在部队干什么工作,我要是说说在特种部队喂狗?这也不是太好听啊,跟那些喂猪种地的好象也没什么本质区别。

幸亏金刚炮没有忘记我这个跟他一起扫了半年猪圈的战友,隔三差五的就过来跟我聊聊天。

一开始我着实让这个家伙感动了,后来才发现这家伙过看我来是有规律的。每个周二周五的晚上他一准儿过来。而这两天都是我们分队炖骨头的日子,我们分队的犬每天喂两次,早十点,下午四点,每次八两颗粒饲料,用骨头汤泡好。每周司务长都会去市场给犬买骨头,每次四头整猪的骨头,金刚炮就是冲着肉骨头来的。

时间长了,这家伙也不好意思老来白吃了,来的次数明显比以前少了。

“老于,给你个好东西。”一天晚上金刚炮又来了,神神秘秘的掏出了个报纸包。

“什么?”我顿在锅灶旁添加着柴火。

“人参果。”金刚炮揭开了报纸。报纸里面是一块儿手腕粗细的植物根茎,长有二十多公分,根茎的形状酷似人形,眉眼肢体具全,更夸张的是还有小鸡 鸡,可惜的是腿部到膝盖处断掉了。

“哪儿来的?”我伸手接过端详着。

“前段时间巡查电网时看到的,被雨水冲出来半截子,一使劲没全出来,断了一块。”金刚炮回答。

“不是人参果,倒有点像何首乌。”我翻看着手里的植物根茎。爷爷是中医,我对于药材也有一定的了解,这块根茎很像何首乌,不过个头却大的出奇。

“放锅里一起炖了,兴许吃了能长生不老呢。”金刚炮看着已经冒出肉香的大锅。

“人参果是水光溜滑树上长的,你这个是黑不溜秋地里挖的,再说就算是,你这东西还断了腿呢,要把腿挖出来一块吃才行”。其实我压根不认为这东西吃了能长生不老,之所以让他去挖剩下那半截也是好奇心作祟,想过去看个究竟。

“行,正好明天又是周六,我带你去看看去!”金刚炮抓起一块腿骨堵住了嘴。

本来也是一时的好奇,谁知道跟金刚炮这一去,却彻底的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也让自己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产生了强烈的动摇!

后续请加,公!众!号: thwenxue 回复(御气)

后续请加,公!众!号: 天狐说 回复(御气)

阅读原文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僵尸王故事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5655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